四五合

唯楚有才的楚,慈悲为怀的慈。

看我置顶。

“来。”
沈行锐拿起茶几上的酒杯向闻安扬了扬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来。他惬意的陷在沙发里,手肘搭在沙发背上,两条长腿闲适的交叠着,活像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
原本看起来正经严肃的铁灰色定制商务西装被他当做运动外套一样随便的褪至肩下,白色衬衫扯开了最上面四颗口子露出一片肌肉紧而薄的胸膛,禁 欲的伪装被尽数撕裂,其内的灵魂痞里痞气又带着致命的性 感。
他就这样坐在闻安对面,唇角勾起的弧度里是坦然的勾 引。
闻安眸色暗了暗,面上一贯温和的笑容却分毫未减,他依言坐在沈行锐身边,然后伸手接过沈行锐递来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沈行锐目光里有着毫不掩饰的满意和赞赏,他看着闻安喝完酒顿了顿,垂下眸,优雅的将酒杯放回远处。
闻安收回手,转过头对着沈行锐温柔的笑了一下。
“少爷。”
沈行锐挑了挑眉。
“酒里面,有东西吧。”
沈行锐看着他很快红起来的两颊愣了愣神,一秒钟后他肆意地大笑起来。
闻安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似乎一点都不慌乱,催 情药物带来的影响似乎仅限于给他四季都苍白的脸颊染一抹绯红,除此之外便什么伪装都再打不破。
沈行锐几乎都要怀疑那药是假的了。
但他没发现的是,闻安虽然表情不变,深邃如幽潭的漆黑双眸却紧盯着他,染上了一些令人陌生的,朦胧不清却又令人不寒而栗的深情。
沈行锐笑够了,抬手擦擦眼角渗出来的一点点生理性泪水:“要不然怎么说你聪明呢……”
他身子前倾,亲昵的拍拍闻安的脸,欲 火在其上灼出来的高温顺着沈行锐的手烧遍了他的全身。
闻安意志力再坚定也有些支撑不住了,他垂着脑袋,微微喘息着,沈行锐的手抽离时甚至还无意识的往前蹭了蹭,想要挽留住那一点令人舒适的冰凉。
沈行锐又忍不住笑起来,那完全就是野兽终于征服了一只想要的那根硬骨头的满足又贪婪的笑容。他把闻安的脑袋轻而不容置疑的摁在自己颈窝处,闻安整个人要烧成一团泥泞,顺从的软倒在了他怀里。沈行锐低声笑着,偏头含住闻安红透的耳朵,用气音含混又色 情的说:“平时看着乖,实际上扎手的很。宝贝儿,你这样才最好看……”
闻安敏感的颤了颤,又往他怀里贴了点儿,仿佛终于找到了救世主,贪婪的大口呼吸着带有沈行锐的味道的空气。
沈行锐笑着把他的右手和自己的铐在一起,起身把闻安打横抱起,低头满足的亲了亲闻安的脸颊,然后把他抱进了卧室。
闻安蜷缩在他怀里,全然没有平日里的温和与优雅,他身体微微打着颤,面色绯红,整个人一下子变得脆弱柔软起来,让人一看就恨不得扑上去把他狠狠蹂 躏一番。
但当沈行锐抬脚迈进卧室的那一瞬间,他骤然睁开眼,墨黑的双眸里酝酿的风暴如夜色一般深不见底。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