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合

唯楚有才的楚,慈悲为怀的慈。

看我置顶。

【奎八】师生恋搞吗?

@余生晏 我的如意大宝贝儿生日快落!!!!虽然是晚了两天吧()
半夜神志不清摸鱼一般的产物加上初次搞奎八,ooc

“哎,咱班新来个老师,男的,教物理。”
徐明浩低着头继续在纸上刷啦刷啦打着草稿,闻言眼皮都不抬一下,回了个哦就继续沉浸在他的课间艺术之中。
同桌文俊辉继续念叨:“据说那老师超年轻,一米八五往上走,长可好看了呢,再也不用盯着老秦那张揉皱了的草稿纸一样的大胖脸了,爽啊……哎我跟你讲咱班的小姑娘们估计……”
徐明浩瞟了眼贴在桌上的课表,下节物理课,还成。上课铃适时响起,打断同桌的滔滔不绝,徐明浩把素描本啪的一合草草塞进抽屉里,难得打算好好听一节课。
又年轻又高挑长的又好看的男老师。徐明浩坐直了身子,倒真想看看这种史诗级珍稀物种讲课怎么样。

新老师如文俊辉所说的确是又年轻又高挑长的又好看,小麦肤色阳光又健康,进门先绽个微笑露出虎牙,不是来做老师倒像是来交朋友。他穿着暗色的衬衫,袖子卷起露出线条漂亮的小臂,枪烟蓝的牛仔裤裹住笔直修长的双腿,颈上不太显眼的项链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虽然人看起来有点傻里傻气的,但是这个看似随意散漫实则时尚精致的穿衣风格我非常pick。徐明浩内心在对新老师的第一印象上写上“好看”二字。
好看的新老师走上讲台开了口:“同学们好,我是金珉奎,课堂上要喊金老师但是私下里欢迎来和我交朋友,以后我来带你们的物理。”
他拿起粉笔转过身在黑板上端端正正一笔一划的写上自己的名字。这里的夏天很热,他背后的衬衫已经湿了一小片,若隐若现一点美好的蝴蝶骨线条。光打在他身侧,薄薄的衬衫布料完全遮不住他劲瘦的腰,那隐隐的线条延伸到皮带下,令人止不住要遐想。
坐在最左边那组外侧拥有绝佳视角的徐明浩心想幸好坐中间的姑娘们视线被讲台挡住了看不见,不然心里绝对要掀起滔天巨浪,至少这节物理课是别想好好听了。
新老师也算是认识了,徐明浩认真学习的表象马上垮了下去,在金珉奎老师字正腔圆的“请同学们拿出物理书翻到第一百三十五页”的固定开场白里,抽出抽屉里的素描本继续刷刷开始作画。
结果耳朵却不由自主的要听那些往日在他耳朵里跟蚊虫鸣叫声一样烦人的物理知识,徐明浩手一滑又画错了,一边擦一边心想这老师的声音也真是好听。
好听的声音好像飘到自己后面去了,是所有的物理老师都不甘困于讲台那方小小的天地吗?史诗级珍稀物种也不能免俗哎。
他好像讲课变大声了诶,是所有的物理老师都一定要加大声音力度来强调重点知识吗?史诗级珍惜物种怎么也这样啊。
然后一只手伸过来很有礼貌的敲了敲徐明浩的桌子。
徐明浩瞅了一眼那只手,修长好看骨节分明,就是黑了点儿。对面小兄弟的手有这么好看吗?
然后金珉奎老师那好听的声音带着无奈在头顶响起:“这位同学,下课办公室走一趟吧。”
徐明浩猝然抬头,正巧对上金珉奎满怀无奈又笑意盈盈的眼。
那一瞬间他想的居然不是画本不会被收吧自己的反应怎么这么慢,而是担忧自己会不会一下子就给新老师留了个不好的印象。
以及金老师真他妈好看。

挨到下课,徐明浩使劲儿摇了摇头,往常一样昂首阔步甚至略带骄傲的走进教师办公室。
办公室里就金珉奎一个老师,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大概在做ppt。他带了金丝细框眼镜,垮垮的架在鼻梁上,徐明浩再次在心里对这个年轻老师的时尚感加以十分的肯定。夏日傍晚微红的光逆着打在他侧脸上,从看起来很柔软的发到鼻梁到唇到下颚,所有或硬朗或柔和的线条全朦胧美好的不像样。
金珉奎眼角余光看见徐明浩,打完最后一个字后摘下眼镜转过来,一笑又露出颗小虎牙。
友好的笑容却让徐明浩莫名有些局促。
他没话找话说:“老师带眼镜儿啊?”
金珉奎笑:“平光镜,防辐射的。”
徐明浩干巴巴的说:“噢,挺好看的。”
金珉奎似乎笑的更开心了,他指了指自己旁边的椅子示意他过来坐,然后非常亲切的开口:“我没打算要找你的茬,你不需要这么紧张,课后喊我珉奎就好了。我学生时期也挺喜欢画画儿的。”
徐明浩眼睛一亮。
金珉奎换了个坐姿:“小同学我看你画的挺好的,非常艺术,你叫什么呀?”
“徐明浩。明朗的明浩然的浩。”
“好名字,我可以看看你的画儿吗?”
大概是金珉奎的气质实在是太有亲和力了,徐明浩一点儿迟疑都没有,立马起身回去拿画本,用跑的。
一师一生趁着课间在办公室探讨了半天艺术。金珉奎说这意境太酷了你怎么想到的妙啊实在是妙啊,徐明浩亮着眼睛说兄弟好眼光啊我跟你讲这幅画要表达的东西不一般。二人越说越起劲非常的相见恨晚,上课前握手那个激动和亲切宛如陕北红军胜利大会师。
从此徐明浩的物理课都好好听讲,在他眼里听好物理课那就是捧知己的场。这是后话。

金珉奎物理教的真的挺好的,年轻老师的优势就体现在这儿,有共同语言所以死板的知识通过举例打比方讲的活灵活现,他声音是磁性里带一点点沙哑,文俊辉评价说是“明明可以靠声音吃饭偏要靠脸吃饭,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但是偏偏要做有担当有责任心有远大理想的光明伟大的人民教师”,那会儿刚上完物理正好中午午休,徐明浩没理他,他咬着笔杆子在解物理题。文俊辉呜哩哇啦的乱叫说徐明浩转性了一定是被金老师迷的神魂颠倒了,喊烦了徐明浩就恢复东北真汉子本性一本物理书拍到文戏精身上。
实在解不出来了。徐明浩拎着纸笔去找金珉奎,文俊辉揪住他阴阳怪气地质问他:“我难道就不是学霸了吗,我物理年级第四诶这种题我还能不会吗?你为什么不让我给你讲,办公室难道比教室更有学习氛围吗?!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看金老师太好看了你就不要我世界无敌美少男文俊辉了我好伤心我好难过呜呜呜……”
徐明浩被他拉回座位上,放下题目和草稿纸,伸手有点烦躁的薅了把自己沉迷题海乱糟糟的头发:“文戏精请停止你的表演。”
“你放屁你才是戏精我明明是影帝!叫我文影帝!!”文俊辉愤怒的凑过来要打他。徐明浩灵活的跳起来抄起自己的纸笔跑去办公室了。
文俊辉磨牙愤恨:“见色忘友的东西……”
他可没忘徐明浩没回答他为什么执意要去找金珉奎讲题。

转眼是期末,徐明浩常年潜水在及格线下的副科里居然有个物理鲤鱼打挺冲进了优分圈,相较于金珉奎来之前起码提高了三四十分,文俊辉叹为观止:“徐明浩你也太牛逼了吧。”
徐明浩非常得意,但还是礼貌性的虚伪了一下:“是珉奎教得好。”
文俊辉啧了一声:“又是金老师,我是你同桌你怎么就不夸夸我说是我辅导有方。”
徐明浩马上开启商业互吹模式:“你怎么又帅了。”
文俊辉心花儿怒放,狠抱了一下徐明浩然后颠颠儿跑走了。
熟悉的那个磁性带沙哑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哇……明浩好厉害。”
看成绩单的人很多,基本上都是贴在一起你挤我我挤你,金珉奎跟徐明浩一样仗着身高优势在外围就能看见,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明明是不甚拥挤也无人注意的外围,金珉奎却贴的和徐明浩非常近,近到
……徐明浩听见金珉奎的声音猛一转头,鼻尖轻轻蹭过对方柔软的唇瓣,呼吸进了一腔金珉奎身上清浅醉人的男士香水味儿。
徐明浩一下子僵住了,但金珉奎似乎并没有在意,他笑着抬手摸了摸徐明浩的头,问进步大的孩子想不想要奖励。
徐明浩大脑有一点当机,想了半天答了个非常庸俗的答案:“不如珉奎请我吃饭。”
金珉奎有点诧异,随后就很爽朗的笑起来:“就这么简单?”
徐明浩试图重启自己的大脑,迷迷糊糊点了头说:“就这么简单。”
“成。成绩已经下来了,明儿放假了就带你去我家玩,给你露一手,我做菜可好吃了。”
金珉奎跃跃欲试的看起来比他还期待,然而徐明浩的脑袋不知道是没问题了还是彻底变异了,金珉奎那句话在他脑子里七过八过重复几遍就剩下一句“带你去我家玩”。
带你去我家玩,带你去我家,去我家。
徐明浩想是夏天太热了吧,不然自己这会儿怎么好像要晕过去一样。
“好啊。”
他声音里有自己听不出的无比雀跃。

金珉奎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不大但是十分干净精致。阳台上的绿萝非常精神,花瓶里的花还沾着露水,估计是早上刚换的。茶几上的新鲜水果还飘着隐约香气,床头柜和书桌上都有小摆件,笔筒不知道怎么回事上面有个小小的蝴蝶结。
干净整洁精致好看但却不似精装样板房那样毫无人气儿。
徐明浩和他约好的是早上九点,来了两个人可以先玩一会儿然后金珉奎去做饭,下午二人是约好了去看新上映的电影放松心情,然后去随便玩玩或者回来画画儿。一整天的计划安排全是金珉奎作为徐明浩的老师兼好友庆祝徐明浩物理成绩大幅提升期末考大有进步。
徐明浩和文俊辉交流放假安排的时候给他说了,文俊辉哇哦一声不怀好意的说你们这吃饭画画看电影艺术家约会标配哎,徐明浩笑着抬脚就踹,心里却起了点小心思。
想来想去他确定了核心问题:自己不会真喜欢金珉奎吧??
一路上他反复都在想和金珉奎有关的事儿。想起来金珉奎满怀无奈又笑意盈盈的眼,想起来金珉奎一笑就露出来的那颗虎牙,想起来自己鼻尖擦过金珉奎唇瓣的那一点惊艳触感。
他敲金珉奎家门时不自觉带了点紧张和忐忑。
手抬起来还没落下房门就被打开,金珉奎好像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穿着印着小熊的睡衣。看见对方两人都有点惊讶,随机噗嗤一声一齐笑了出来。徐明浩看着金珉奎露出来的小虎牙,那股莫名其妙的紧张感被更加炽烈活泼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所取代。
金珉奎找出来自己快要压箱底的吹风机递给徐明浩,徐明浩一边给吹风机插电一边指挥金珉奎坐在地板上自己来给他吹头发。热风,徐明浩的手指,金珉奎柔软湿润的发纠缠在一起,水汽蒸发出了一点不一样的气息。金珉奎问他中午想吃什么,吹风机噪音太大徐明浩没听清他问啥,金珉奎一边笑一遍一字一顿很大声的又喊一遍。徐明浩使坏对着一个地方一动不动的吹,金珉奎头皮被烫到咬牙切齿的转过身来跑到沙发上,两人嘻嘻哈哈笑着打成一团。
然后就打成了金珉奎床咚徐明浩这种尴尬的体位。
金珉奎不知道是粗神经还是想就这样盖过去,还是笑,他去挠徐明浩腰间的痒肉,徐明浩的笑声像白萝卜一样清甜,反而是挠在了金珉奎心上。
徐明浩瞥见打闹中金珉奎开了的领口间一片春光乍泄,笑声瞬间变得勉强。
金珉奎看见他有点犹疑的目光调笑他:“好看吗?小帅哥看上我了吗?”
徐明浩仔细思量了下这句听不出真假的调笑,一闭眼把心一横,用同样的语气回道:“金老师,师生恋搞吗?”
金珉奎眉开眼笑的说好啊搞嘛。
徐明浩心跳如擂鼓。
金珉奎拿起吹风机递给他,一本正经的说:“那你要先帮我把头发吹了,这是聘礼。”
徐明浩哑然失笑。
他感觉自己心里有一朵小火苗,嗤一下灭了,声音还有点嘲讽。
金珉奎你怎么四两拨千斤呢。

金珉奎手艺真的特别好,徐明浩胃不太好嘴也刁,吃东西不是这不喜欢吃就是那个不能吃,金珉奎居然没有一道菜做的是他不爱吃不能吃的,他怀疑的看向金珉奎时对方只是笑着说碰巧儿。
“难以想象一个理科生居然这么会做饭。”徐明浩靠在厨房门框上说这话,金珉奎一边洗碗一边抗议:“怎么着你还看不起我们理科生不是?徐明浩同学我跟你说你这是偏见!”
徐明浩笑:“我没偏见,是你特别。”
这话倒真是不假,但徐明浩说的不温不火的,一点儿特别情绪都听不出来。
他只是没藏眼睛,金珉奎洗碗背对着他,看不见那一潭深情。

电影是金珉奎选的,烂俗校园爱情片,两个人选的靠后的座位,安静无人,一整排以及后面的座位就他俩。
电影里一个女同学正满面通红的把自己写的情书递给她的老师也就是男主角,男主笑的很温柔,回绝的也很坚决。
金珉奎撞了徐明浩一下,小声道:“哎我跟你讲还真有过小姑娘给我送情书呢,你看我是不是很好看啊?”
徐明浩垂眸,声音无悲无喜的:“那是,我们金老师人好看讲课也好,师生恋最佳人选啊。”
金珉奎笑问:“那徐明浩同学搞师生恋吗?”
金珉奎把上午自己的问题抛回来,徐明浩又有点大脑当机反应不过来,一时间竟然没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
电影里的男主角安慰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姑娘,但还是很坚决的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对不住。
金珉奎没头没尾的又放弃了这个问题:“我当时拒绝人家小姑娘的时候也是这样先说早恋对学习不好师生恋更是你们青春期对成熟男性的美好幻想当不得真,实在是没办法了才会掏出杀手锏。”
“你猜我拒绝那姑娘时我说了什么?”
徐明浩脑子在云端里,晕晕乎乎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什,什么……?”
金珉奎一笑。
“我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你们班那个画画很厉害物理学很好的徐明浩。”
“徐明浩同学,师生恋搞吗?”
“……搞,搞,我搞。”
鼻尖蹭过的那点惊艳,带着清浅醉人的男士香水味靠近。
这次封住了徐明浩的唇。







评论(10)

热度(179)